分类
2022年最佳外汇机器人

音乐NFT的新版图

但版权方的损失如何追缴,Audius的裁定是否合理,仍需要法律的解答。而现行法律对NFT无明确的规定,可应用到NFT领域的法律条文并不多。律师肖飒在《律师解读NFT:重灾区?新战场?》中提到:基本可以判断,NFT将成为下一个法律重灾区。对此,肖飒也提出,若能做到以技术去管理技术,将所有NFT作品都加盖上官方备案技术印鉴,则基本上可以消除NFT的法律问题。但在国内尚无一例NFT纠纷的起步阶段,形成全行业的监管监督机制几乎是不可能的。

腾讯音乐,也必须搞NFT了?

NFT营销工场 2022-05-24 21:33

独家版权时代已成往事,“地表最强摩天轮”依然是腾讯音乐的王牌

音乐平台困于“播放器”,优质原创才是护城河

NFT为音乐人带来新机遇

热文榜 TOP

“中国第一巨兽”鹿晨辉,如何在家造出年营收过亿元的服装品牌?

GDP倒数的甘肃,竟然是芯片大省?

傲慢法系车,中国车主不买账

中介抽成最高70%?水滴筹回应;新东方回应网传面向离开老师招聘;特斯拉车主手背植入芯片变成车钥匙丨邦早报

知识付费“四大天王”:兴于IP,困于IP

Copyright 2007- 2022 cyzone.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70362号 京ICP备08103950-1号 京ICP备08103950-9号 京ICP备08103950-10号 新出发京零字第朝140005号

当音乐链上NFT,新的爆点就此产生

undefined

将时间拨回2021年2月,英国的唱片公司Lucky Me与与Foundation合作举办了一个特别的拍卖会,将音乐家Jacques Greene的全新单曲“Promise”以NFT的形式进行拍卖,在拍卖之前竞拍者能听到全首的前6秒,这个作品最终以13 ETH成交。这次拍卖之后,整个音乐行业都开始沸腾,人们看到了NFT对未来音乐的创造性,开始期待NFT与音乐的碰撞会带来怎样的化学反应。

NFT的快速出圈,让受困于新冠疫情无法开演唱会的音乐人看到了新的活动方式,更让默默无名的独立音乐家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以维持自己的生活。音乐人Justin Blau(3LAU)通过Ultraviolet NFT专辑拍卖筹集了1170万美元,加拿大女歌手Grimes通过Nifty Gateway以58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WarNymph Collection, Vol. 1》的音乐NFT专辑。英国组合Disclosure以14万美元出售了他们的NFT 音乐单曲 《The Face》。

顶峰AscendEX:见证爆款诞生并为其赋能

undefined

Animal Concerts(ANML)是顶峰AscendEX最新上线的元宇宙音乐项目,致力于打造跨时代的娱乐体验。Animal Concerts专注于超时空体验和元宇宙音乐会,能够为为音乐艺术家进行NFT的投放,这些NFT包括专辑NFT、歌词NFT、NFT演唱会门票等。

在Animal concerts打造的元宇宙中,乐迷可以购买各类数字资产,这个转变迎合了当代人们愿意花钱购买数字资产的消费习惯。在Animal concerts生态里很轻松就能购买到自己喜欢歌手的演唱会T恤,并在自己喜欢的元宇宙游戏中穿上这些衣服。

目前,Animal 音乐NFT的新版图 Concerts已经为Busta Rhymes、Future、Alicia Keys、Meek Mill、Diplo和 Gunna 举办过音乐会。著名说唱歌手Snoop Dogg和Billy Ray Cyrus联手的新的热门单曲“A Hard Working Man”的所有权也为Animal Concerts与两位艺术家共同所有。

undefined

Token||Traxx是在顶峰AscendEX首发上线的一个综合性的音乐平台,其目标是通过NFT创作、策划和收集音乐,实现真正的音乐创作自由。该平台将艺术家的歌曲、专辑和商品能轻松地铸造为NFT,从而技术性地改变粉丝与艺术家互动的模式。

凭借着其口号:“own your sound”,Token||Traxx的鼓励人们寻找、创作和分享新兴的音乐作品。这个方式将给更多的独立音乐作者带来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并且Token||Traxx进行NFT拍卖能够围绕特定的演出地点而举行。

腾讯音乐跑步入场,NFT会成为音乐人的普惠革命,还是少数头部的新镰刀?

而在“TME数字藏品”上线前,8月2日,腾讯先发布了国内首个NFT交易APP“幻核”,并推出产品“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目前,“幻核”已在各大应用市场开放下载。“幻核”的面市,是腾讯借助NFT将一直以来面向B端的区块链应用推向C端市场的首次尝试。而就在8月4日,索尼音乐娱乐和知名说唱歌手Eminem、前Def Jam首席执行官Paul Rosenberg和电子音乐人3LAU参投了NFT公司MakersPlace。

3月24日,其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传了一段时长为7秒的电子音乐《Emotional Dance Music》。数日后,这段音乐NFT被匿名买家以1.01ETH(约合人民币14231.52元)的价格被匿名买家拍走,并以2ETH挂到了二级市场中。无独有偶,5月25日,音乐人阿朵发布国内首支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WATER KNOW》,并将封面和歌曲的署名权公益拍卖,成交价高达30万元。阿朵还在微博表示自己最后会将拍得者的名字放进《WATER KNOW》里,和她共同纪念这一次跨界合作。这种充分激发受众的参与感和体验感的交易形式,很好地揭示了NFT艺术品得以火爆的消费者心理。

而在NFT的探索中,电子音乐已经走在了音乐行业的前沿。据公众号“键盘中国中文期刊”称,NFT是现在各种电子音乐前沿分析报告中公认的最具突破价值的领域,在总价值5020万美元的NFT音乐作品中,76%是由电子艺术家发行的。正如国内第一个由音乐人发布的NFT作品是电音一样,电音厂牌PILLZ是国内对NFT较早做出反应的组织之一。5月21日,PILLZ携手音乐人ZABO发布了中国首支电子音乐NFT《WHISPER》,限量50枚,在短短的20小时内告罄。

5月26日,音乐版权服务平台火花音悦宣布成立Free Spark,面向全球市场,致力于作品的NFT化,并进行策划、合作、风控等;5月30日,音乐蜜蜂平台推出NFT板块,将NFT铸造权交给音乐人,并推出了保护、交易、维权一站式服务。官网显示,截至8月5日17时,已有8606位音乐人入驻音乐蜜蜂,25首作品被铸造为NFT,APP上架6张NFT唱片。从个体的初尝到平台、厂牌的加入,NFT正演变成一场全行业的探索,但探索之路往往充满坎坷,行业也在不断进行调适。但现实问题已经开始暴露,由于缺少具有流量的音乐人入驻,目前很少有消费者为音乐NFT买单。

面对NFT音乐平台的这一困境,iBox平台采取了新的打法。其瞄准流量艺人,推出了iBox先锋音乐人计划,并邀请R&B音乐教父陶喆前来助力。在官网的简介中,iBox这样介绍自己:主打高端NFT,计划推出的大部分NFT产品均与大众耳熟能详的知名IP、知名艺术家或公众人物联合发布,确保NFT品质及收藏价值。但截止发稿前,还未见陶喆的相关NFT作品出现在iBox上。从上述NFT音乐业务在国内推进中遭遇的阻碍可知,作为社交、娱乐、头部音乐资源丰富的音乐平台,腾讯音乐的入场似乎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无疑会加速全行业对音乐作品NFT化的尝试。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NFT是加密且不可篡改的,其元数据中的各种信息都会永久封存。创作者不必担心别人篡夺自己的创作,NFT的收藏者也不用担心买到赝品。每件音乐NFT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身份,这就从收藏品本身阻隔了盗版的可能。区块链是诚实的,它记录了每一次的交易与使用信息,也在时刻计算着链上物品的热度与价值。在音乐行业的想象中,当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音乐版税的计算,无论何地何时,只要歌曲被播放,都会注入创作者应得的版税。面对未来越发丰富的音乐场景消费,区块链技术无疑能很好地覆盖版税盲区。

瑞典插画师Simon Stlenhag自己未发行NFT作品,也没有给任何人授权,却偶然发现她的一件作品被别人铸造成了NFT并销售。相似地,对于前 DC 音乐NFT的新版图 漫画家何塞·德尔博通过出售描绘神奇女侠的NFT获益185万美元,DC Comics方很快向参与创作的艺术家发出通知,禁止将漫威角色商业化,包括 NFT 的制作。也就是说,何塞·德尔博作为神奇女侠的插图画家,并不具有将这一形象NFT化的权利。对于音乐NFT交易中可能发生的版权争议,NFT音乐平台Audius尝试给出它的办法:当发生版权争议时,Audius会将版权方的投诉直接发送给NFT上传者,在裁定后,会采取重新分配收入的措施,而非直接下架。

但版权方的损失如何追缴,Audius的裁定是否合理,仍需要法律的解答。而现行法律对NFT无明确的规定,可应用到NFT领域的法律条文并不多。律师肖飒在《律师解读NFT:重灾区?新战场?》中提到:基本可以判断,NFT将成为下一个法律重灾区。对此,肖飒也提出,若能做到以技术去管理技术,将所有NFT作品都加盖上官方备案技术印鉴,则基本上可以消除NFT的法律问题。但在国内尚无一例NFT纠纷的起步阶段,形成全行业的监管监督机制几乎是不可能的。

正如音乐蜜蜂APP的加载界面所展示的——让价值回归音乐人本身。音乐NFT的意义,最直观的便是它为音乐人们拓宽了变现渠道。音乐人可以不经体制直接出售作品获利,并可以从每一笔后续的二手交易中抽成——即使作品已经不属于他。而且,对于传统版权交易中普遍存在的打包出售形式所存在的“一刀切”弊端,直接面向听众的NFT交易中,音乐人歌曲的价值或许会得到更为公平、精准的估计。如阿朵进行公益NFT拍卖的《WATER KNOW》是其“知道”系列中的一首,意味着音乐人可以自由地将自己的专辑拆解开来,以不同的组合铸造成NFT并销售。

从目前披露的“TME数字藏品”内测界面来看,腾讯音乐将推出的音乐NFT产品为限量版数字专辑,“幻核”推出的“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也间接证明了这一点。这种数字专辑的购买需要抽签或手速,从销售模式上来看,这与出售明星周边其实没什么两样。最大的不同,可能在于NFT更具有收藏价值,但收藏需要物件本身就具有较高价值或者说是“名气”。抽签、拍卖、上不封顶的价格以及在二级市场的自由流通,同其他形式的NFT一样,音乐NFT是不可控的。就像Beeple创作的数字画作NFT拍得6934万美元的高价,未来某位音乐人的限量数字专辑也可能拍出天价。

当下最热门的NFT音乐平台——Audius,你了解过吗?

目前Audius月活已经达到600万,主要归功于上个月与TikTok集成——能将歌曲无缝传输到TikTok上,然后代币AUDIO几乎在一天之内翻了一倍。而且,目前Audius 已拥有 75 万月度活跃用户(MAU)、10 万多条曲目资源和超过 100 万的播放内容。Audius 现已与 deadmau5、3LAU、RAC 等顶级艺术家达成合作。所以今天我今天就要为大家介绍一下Audius,看看它的价值何在。

Audius 是一个去中心化音乐共享和流媒体协议,旨在将艺术家放在行业中心,该平台不仅能大幅提高艺术家自由表达的能力,还将艺术家与粉丝直接联系起来,同时确保艺术家可从其作品播放流中获得大部分收入。Audius 平台不存在任何中间人(Spotify / Apple Music 或是想唱片公司之类的流媒体服务提供商),整个体验设计都是希望将音乐直接从艺术家传递给消费者。

Audius的优势
1、长久性
Myspace、Youtube、SoundCloud等平台都多次改变了创作者的规则,我们已经看到艺术家一次又一次地失去追随者和收入来源。Audious希望艺术家在一个永久存在的平台上创建他们的关注者。
2、艺术家控制
艺术家从未控制过他们贡献内容的平台。Audius认为,艺术家应该有权对Audius协议的变更(包括内容分发和获利结构等问题)进行投票,并且为艺术家创建社区拥有的公平竞争环境。
3、透明付款
Spotify和Soundcloud等集中式平台上的艺术家付款缓慢且不透明。如今要为流媒体流付费,大约需要一个月(对于一个完全独立的艺术家)到18个月(对于一个大型唱片公司)。Audius可以通过使用基于区块链的公共分类账进行即时且完全透明的支付来改变这种情况。

我们可以看到Audius是一个非典型的区块链项目,因为它是真正面向普通互联网用户的。但像DeFi这种在金融领域虽然正在进行着范式革命,不过现阶段的门槛也确实高,甚至直到今天,大半炒币的人都没玩过DeFi——能够忍受糟糕的体验而去尝试新产品的用户始终都是少数。Audius则是一个在产品和市场上思考得很清晰的一家公司。他们知道目标客户是谁,需要什么产品,然后就克制地使用着区块链技术以及加密货币——关于音乐货币化、所有权以及创作者与粉丝的直接联系等。